不渡鲨臂和剑冢

一些女男差异2

背景:一个公共场所

条件:男性遇害

舆论或者说民意:这坏人太坏了!他怎么敢……这里治安不好,要整改,要普法,要教化……

条件:女性遇害

舆论或者说民意:女人不应该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了就是羊故意往狼跟前晃),以及大量教女性如何保护自己的措施,不会有过多的舆论去责怪甚至指向加害者,问就是他们已经被惩罚了,女性已经收到了伤害……

  如果有人质疑,怎么不去加强治理和教育而是训诫女性?则是你只能管住自己,管不了坏人;则是为了你好,无论如何受到伤害亏的是你;

  这里面似乎有着一种底层逻辑

  男人才是公民,才能受到保护

  女性是自然资源,应当任由高贵的公民自由采取,如果不想被采取,就好好躲好,否则就是活该,法律的作用则是保护公民得到自然资源后用来护航维权的。

  当然里面也混有一些其他声音做障眼法,比如男人不都是那样,不必警惕男人;比如这真的是为女性好,得到那些合法权益会需要很多女性受到伤害,所以为了姐妹们好就这样“好好保护自己”吧;不是指责你规训你,只是为了你好提建议而已(虽然你不听我们就阴阳祖安你)……

评论

热度(1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