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鲨臂和剑冢

一个奇怪的联想

那种虐文,和女配的差别对待的女主(前期),男主无论什么情况都能拐到肯定是女主的错,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怎么怎么样,而且不是已经说了要怎样怎样补偿你了之类nc发言,以及周围其他角色对男主的助纣为虐,像不像那些重男轻女或者对孩子偏心的家庭里,父母对待女儿或者不受宠的孩子的差别对待,借由父母衍生的亲戚朋友的打压。

  而女主付出一切,被百般折磨,到了大后期才能够摸到一点点的所谓的爱的幻想,像不像那些不受宠的孩子穷极一生所渴望的父爱母爱认可什么的……

  所以虐文的受众这么广,有没有可能是原生家庭早期环境所塑造的错误模式的变体。

  人生剧本在童年早期就已写好,那时所接触的一切人事物及其尚未理解的潜在逻辑都是剧本的养料。

  

一些女男差异3

  或者说,当对象是女性时,普世的规则就失灵了

  比如大家都向往更轻松更待遇优厚的工作,但当女性找工作时,会哄骗她去找待遇微薄的工作,会讥讽地让她应该去做最苦最累的活自证。

  前者是为了榨干她所有价值方便奉献“家庭”,后者是愤怒她敢于站起来去拿早就许给她的人权,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实质都是让女子让路。

  比如大家都想比如大家都想正常工作,双休八小时什么的,但当人们发现,应聘者中有女性时,又开始说着女人没男人能加班之类的话,意在把女子赶出去。

  比如,明明大家都喜欢花钱买消遣,奢侈品,高消费品,没什么实用价值的玩具摆设什么的,甚至暗自攀比表现实力,但是只有当女人去这样做的时候,这些变成了消费主义陷阱和智商税。

  比如有一件东西大家都需要,都在准备买,但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建立了亲密关系后,那为之而准备所付出的辛苦,则全是这个女人逼的,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比如大家都觉得躺平更好,和平更好,会发展的更快更好,担当讨论其母系氏族与父系氏族时,又将和平安插到母系氏族上进行贬踩,将战争与流血安插到父系氏族上进行追捧。

  比如所有人都知道,有不对的地方可以提出意见,但提出意见的如果是女性,那么这个意见就是过分的要求。

  还有几条忘了……

一些女男差异2

背景:一个公共场所

条件:男性遇害

舆论或者说民意:这坏人太坏了!他怎么敢……这里治安不好,要整改,要普法,要教化……

条件:女性遇害

舆论或者说民意:女人不应该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了就是羊故意往狼跟前晃),以及大量教女性如何保护自己的措施,不会有过多的舆论去责怪甚至指向加害者,问就是他们已经被惩罚了,女性已经收到了伤害……

  如果有人质疑,怎么不去加强治理和教育而是训诫女性?则是你只能管住自己,管不了坏人;则是为了你好,无论如何受到伤害亏的是你;

  这里面似乎有着一种底层逻辑

  男人才是公民,才能受到保护

  女性是自然资源,应当任由高贵的公民自由采取,如果不想被采取,就好好躲好,否则就是活该,法律的作用则是保护公民得到自然资源后用来护航维权的。

  当然里面也混有一些其他声音做障眼法,比如男人不都是那样,不必警惕男人;比如这真的是为女性好,得到那些合法权益会需要很多女性受到伤害,所以为了姐妹们好就这样“好好保护自己”吧;不是指责你规训你,只是为了你好提建议而已(虽然你不听我们就阴阳祖安你)……

田螺姑娘有感

  说句现实的,根据现在文化趋势,一个女性拥有了田螺小伙也没办法享受田螺小伙的帮助,反而是帮助田螺小伙回归这个父权社会的既得利益者身份来剥削这位女性和其他女性,只不过这个田螺小伙的剥削会让被剥削者感觉相对柔和,是个好归宿。

  ​比如,同样是捡到一个受伤或残疾的异性或不属于这个社会的野人孤儿妖怪外星人啥的剧情。

男主角会把她们变成自己的“贤内助外挂”,而女主角则是照顾他们,让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大男人”或者回到之前的族群。

男主角会以照顾她之名,行控制剥削之实;而女主角则以人人平等之名,行供奉照顾男人之实。

无论是男主角视角还是女主角视角,如若善终,必然是女性角色承担大部分照顾人的职责。男主若偶尔主动付出照顾,多半要引发脸红心跳的情节;女主若偶尔得到照顾,就是一些抬升女主奉献心里或感激心理的事件(比如被保护,被帮忙递个东西,听到悲惨过去)。如若是男主角尽心尽力的进行了照顾,那么被照顾的女角色大概率会是“白眼狼”(无法成为男主角的完美贤内助)或要离开男主角。​

二游中的不合理

  衣服上,女暴露擦边、男正常估计是个人都知道,不过我诧异的是,一边追求那种性化的比例,一边为了让衣服更短,而连带着拉短身体部位的长度,没人觉得怪反而夸美。。。

  傲娇:

  男人认为:她很傲但面对我(玩家或男主)经常吃瘪而且反击毫无攻击性。

  女人认为:他很傲,偶尔会和我(玩家或女主)正常说话或别扭的暗示同意。

  角色设计:

  女角色要qqny阿黑颜,遇到他(男主或玩家)就展露娇羞小女儿一面。提出不合理不喜欢的点就是打♀拳。同时有出现大量女玩家或粉丝说也被媚到了。(我猜这发言除了女同和媚男的出发点,可能还有精神男人享受,毕竟对于男性向就是要无理由的男主为中心,而女性向的主角需要被各种框架压制必须有合理的正当的理由被善待,且会被嘲讽在幻想人人都爱你。即相对可以轻易获得那种媚男的“附庸”,而拥有“附庸”很爽,所以反正是在媚,就当也在媚自己了)

  男角色的设计一般随意,但同期拥有一定数量的女粉的话,则男粉对其满不满意取决于女性受众的态度,女粉喜欢的大概率会被打为是媚女的,没前途的缺点。

  出了媚男的女角色,设计者有品会挣钱,有前途。

  出了媚女的男角色,设计者只想着挣钱,要玩完。

虚假的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被推送了一个电影,讲的是一个上门女婿失去双臂被赶回家努力生存的励志故事。

  说实话,没法感动,甚至觉得可笑。

  入赘/出嫁

  一个同样的行为,更换了主体罢了。

  所以同一批人

  是怀着怎样的心思?

  宣扬着出嫁是一件美事,而入赘是一件惨事。

  看弹幕里面的义愤填庸……啊,原来此刻的大家都分的清好坏,都很正义,不会在被抛弃的受害者身上找毛病;

  看那个男人的悲惨身世……啊,原来一个男人要惨成那样才能沦为和(世俗要求的)所有女人一个下场——出嫁;

  看那父母暖心的发言——这儿就是你的家……啊,原来嫁出去的什么泼出去的水,终于被一致承认是封建糟蹋了呢。

如果没有“女权”之类的东西,会怎样……

  会出现

 八岁男童碾压成年女性

  这一概念,

  并且无数女性为之实践,以此为荣,认为这才是正常的,有人反驳就愤怒谴责他,攻击“反杀”了八岁男童的成年女性,坚信一定是男童太温柔了。

  不是想象,不是推测,是刚发生的事实

  

  

  

唉……

  随着接触到的信息,知道的事越来越多,感觉自己越来越冷漠了。

  我无法为那些感人的众生故事感动了,只会愤怒无奈失望,因为排进荧幕的现实的总是相反,男性的过错在荧幕里变成女性的,女人的高尚在荧幕里变成男性的,男性的不小心在荧幕里变成女性的处心积虑蛮横故意。

  我也无法钦佩心疼那些战士了,更多一种手脚发凉的悲哀,因为他们的付出更多是为了向社会兑换资源尤其是一种名为媳妇的资源,是为了得到一种可以让雌性闭嘴服从的武器。

  我惊惧于得到的一种道理,任何一件事都没有对错,如同硬币的两面,那边被认为对,取决于最强的那个怎么决定。所以你会发现你所信奉崇拜的那个救星,并没有把你当回事,你觉得他在对你笑,其实只是因为你身上有他需要的东西,如果他不需要了,就会知道他从没对你笑过。

  这世间哪有公理可言呢

  

有点害怕呢,感觉女性概念在被抹消

最近不是统一嘛,就有很多类似的视频。

然后,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祖国母亲’这个词

还记不记得七子歌。

现在给我一种感觉,就是这些东西似乎已经被集体遗忘了,现在是祖国爸爸,国家与那些曾经流失的地区,关系只是父子。

现在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充满男性色彩的老父亲和他的逆子的故事。